長春市河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??
www.cvhngolf.com
News  CENTER
   
當前位置:
 新聞資訊
圖書免稅政策緩出,行業焦慮背后的深層原因
來源: | 作者:z | 發布時間: 991天前 | 1370 次瀏覽 | 分享到:
免征增值稅,對產業發展無疑是錦上添花的好事。與此同時,理順產業的內在流程,則是產業健康發展更深層的動力。

6月初,財政部與稅務總局出臺“財稅〔2018〕53 號”文件——《關于延續宣傳文化增值稅優惠政策的通知》,行業喜不自勝,相互轉告,頃刻傳遍朋友圈。
關于宣傳文化增值稅優惠的政策,其實早在2006年便開始實施,到目前已經延續了4次(分別為2009、2011、2013、2018年),覆蓋期限達15年。這些稅收優惠,體現了國家對文化產業的支持,它有力地提振了行業信心,為企業發展積蓄了力量。
2018年這次延續,因為政策晚出臺幾個月,一度令企業十分煎熬。筆者查詢了前幾次的延續,發現每次都是延遲到12月才出臺,這次6月出臺,已經算早的了。但從來沒有哪次像這一次這么引人關注,令人望眼欲穿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
究其原因,一是2013年新增的“圖書批發、零售企業免征增值稅”政策,與原來的出版物增值稅先征后返的操作程序有所不同;二則,它暴露了一個民營上游企業在業務中深受其擾的問題。
要更好地理解事情的原委,我們先要了解一下增值稅的概念。
何為增值稅?
作為一般納稅人的企業,通常要向國家繳納兩大稅:一是增值稅,二是企業所得稅。企業所得稅與企業利潤相關,如果企業利潤少或虧損,企業就可以少交或不交所得稅;而增值稅卻是每個一般納稅企業都無法逃避的。
當年書店扶持,最主要的措施之所以是免征增值稅,是因為調研中發現,增值稅是企業稅收的大頭,它公平普惠。而且,增值稅是國稅,爭取免征的操作上也相對簡單。
增值稅是以商品在流轉中產生的增值額作為計稅依據。企業應繳納的增值稅,簡單地說,就是“銷項稅-進項稅”。企業當期的銷售收入乘以一定稅率,減去進項成本乘以一定稅率,即為企業應繳納的增值稅稅額。
企業的銷項很容易理解,就是企業的銷售收入。所謂進項,就是企業生產經營所需購進的一些成本。這些成本要作為進項進行抵扣,則必須有發票依據。
由這個增值稅的公式,就可以還原政策未出臺時企業面臨的困境。
下游的困擾:沒有進項可抵
年初曾有消息,免稅政策將確定延續。因此,各地企業紛紛與稅務部門溝通,期望增值稅能夠緩征3個月,以待正式文件出臺。但是一季度過后,正式文件仍未出臺,許多人開始心里沒底兒,各地稅務部門也開始要求企業納稅。
當初確定繼續免稅時,上游供應商只需開具稅率為“免稅”的普通發票(以下簡稱“普票”)。而普票是不能作為進項抵扣的,只有含稅的增值稅專用發票(以下簡稱“專票”)才能作為進項抵扣。
年初消息可以繼續免稅時,上游供應商就不需要也不愿意給下游開專票。那么,后來各地稅務局要求書店交稅時,書店就只有銷項,沒有進項,也就沒法抵扣,這樣,書店要繳納的稅額就會比較大。
以一家地級市的書城為例。
書城負責人反映,書城有幾十個供貨商,除了1家供應商肯開專票外,沒有取得任何其他上游供應商的專票。年初當地稅務系統還是按照圖書免征增值稅操作的,但文件遲遲未出,稅務人員也不放心。5月初,書城接到當地國稅專管員電話,要求從2018年1月份起按正常的一般納稅人申報,先將1-3月份修改申報,如果將來出臺優惠政策,再作退稅返還處理。
這家書城1-3月份圖書銷售共有413萬元。按2013年之前沒有免稅的標準,在能夠正常取得進項抵扣的情況下,書城需繳納的稅款在10萬元左右。但當時因為無法取得專票來抵扣,書城需要繳納的稅款達45萬元之多。書城負責人非常焦慮,說照此下去,書城用不了幾個月就要關門停業。
另一家在多地開了單體書店的書店負責人也說,在2018年1季度,由于上游圖書企業基本都不開專票,造成書店沒有進項稅抵扣,交稅給企業造成的資金壓力很大。一季度,書店虧損了100多萬元。政策的延遲出臺,使書店面臨的壓力和風險巨大。
上游:為什么不開專票?
下游缺少抵扣,源于上游的民營企業不開專票。那么,為什么上游不愿意開專票?
正常理解,就算先開專票,正常納稅,免稅文件正式出臺后還可以申請退稅。出版社的增值稅多年來一直是先征后返,都能正常進行,為什么民營不可以呢?
經了解發現,針對出版社增值稅的先征后返,與批發零售企業免征增值稅的先征后退的操作程序是不一樣的。
出版社增值稅的先征后返,已經開出的專票不必追回。而批發零售企業免征增值稅,如果先征了再退,那么在退稅時,企業須將已開出的專票追回。也就是說,如果企業在政策出臺前開了專票,將來申請退稅時,必須要將這些發票的原票追回,否則就無法退稅。
而事實是,這些已經開給對方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,想要追回非常不易。它涉及兩個問題,一則,這是對方公司支付貨款的原始憑證,如果缺失,可能造成單據遺失,因而對方不愿意被追回。二則,對方公司可能已經拿它抵扣作賬,更無法退回。這樣,企業開出的專票很難回收,自然也就無法退稅了。
而且,與增值稅直接相伴的,還有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附加稅。如果已交的增值稅都難退回,那么城建稅與教育附加稅就更難了。
上游的民營圖書公司不輕易開專票,是否意味著此次政策緩出對他們沒什么影響呢?
事實是,不但有影響,而且非常大。
隨著各企業財務制度的規范與健全,先見發票再付款已經成為一種常態。如果一方不提供專票,對方就可以不支付貨款。圖書是寄銷制,上游先給下游發貨,下游銷售后再付貨款?,F在,上游不開專票,他們就收不到下游的回款。這樣,直接導致上游的現金流吃緊。
也就是說,開專票,意味著開出的票據難以回收,退稅成為鏡花水月;而不開專票,下游就可以不付貨款,又使企業現金流吃緊,民營圖書公司進退兩難。
由于紙張成本不斷上漲,許多紙廠要求現款,上游的紙款印刷款都要及時支付,而卻幾個月收不到下游的貨款,許多企業已經感到難以支撐。所以后來,就算面臨難以回收的風險,民營圖書公司也開始開具一部分專票換取回款,以緩解緊張的現金流。
慶幸的是,就在企業幾乎難以重負的時候,稅收優惠政策不期而來。企業如同久旱逢甘霖,長長舒了一口氣。
更為深層的原因
下游企業幾個月沒有抵扣,就已經如此痛苦。那么,如果有企業幾十年不能正常抵扣,又將如何呢?
不幸的是,上游的民營圖書公司就陷于這樣的尷尬。
對于民營圖書公司來說,更為深刻而持久的痛苦在于:他們一直缺少進項抵扣。
由于政策限制,民營圖書公司在注冊時,只能注冊成發行企業。這意味著,他們只是個流通企業,不是生產企業。他們業務,只能是從出版社購買圖書,然后向下游銷售;而紙張、印刷款等生產成本則不屬于他們的業務范圍,是不能作為進項抵扣的。
而事實上,紙張、印刷款是民營圖書公司最大的直接成本,幾乎占企業實際收入的50%,這么大的成本不能計入進項抵扣,可想企業的稅收得有多么大!
怎么辦?民營公司要么請合作的出版社開票(因為絕大多數資金由出版社轉移支付給了印廠,出版社留下的并不多,也不可能開多少發票),要么銷售時少給經銷商開票,它對于整個產業鏈的規范發展都是一種制約。
民營圖書公司本來是一個生產企業,按照發行企業的稅太大,有的企業就拿印刷成本去稅務局抵扣。有的地方稅務認可,有的地方并不認可。
縱使能夠抵扣,這樣的業務和財務在出版法規中仍是不合規的。不但存在政策風險,而且制約企業正常發展。許多企業——尤其是已經發展起來的大企業——都希望合法納稅,規范發展。從經濟成本講,不規范的風險已大于規范的成本;從個人追求講,大企業都有追求陽光身份、社會尊重的愿望。一個健康的行業標準,應該讓愿意規范的企業規范有門。讓更多的企業規范運行,也有助于行業秩序的規范和政府的有效監管
解決問題的契機
按照原有的出版規定,民營圖書公司不但不能抵扣印刷款,甚至也不能直接支付這筆款項,而只能通過出版社來轉移支付。
從程序上看,轉移支付合乎了規范,但實際中存在許多問題。由于紙張、印刷費用很大,這么大的資金通過出版社轉移支付,對于國有、民營、印廠三方來說,都要增加對接的工作量,它意味著繁瑣的程序和效率的降低,還會造成出版社財務指標的不平衡。
為了理順流程,出版社、民營公司、印刷廠簽訂一個“三方協議”,規定由民營直接向印刷廠支付印刷費。這是企業三方在實際業務中探索出的有效方式,但政策上不合規。一旦有人舉報,三方都要受處罰。由于出版社是法定主體,對它的處罰也是最重的。由于這種操作非常普遍,它幾乎使整個行業陷于涉嫌違規的風險。
2016年開始在一些地方試點的圖書制版分開,其主要意義在于,承認了行業普遍操作的“三方協議”的合法性。即印刷費用的支付方式,“可以由圖書出版單位、圖書制作公司、印刷企業三方簽訂協議確定”。也就是說,如果出版社委托,民營可以支付印刷費,印刷費用有望可以計入民營企業的成本。
我們常說,我們國家用幾十年走過了別國幾百年要走的路。企業是最具創新的主體,往往走在時代的前列;而政策需要有一定的穩定性和連貫性,有時會滯后于生產力的發展,這也是我們不斷進行改革的原因。改革的本質,是尋找和構建一種更有效的制度形式,使其更適應和促進生產力的發展。
免征增值稅,對產業發展無疑是錦上添花的好事。與此同時,理順產業的內在流程,則是產業健康發展更深層的動力。
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
聯系我們
歡迎您的加入
  
用戶留言
歡迎咨詢
黄三级_俄罗斯FREEⅩ性欧美_黄色三级免费视